中国月净进口石油首超美国

   近日,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2012年12月,美国石油净进口量跌至598万桶/天,为1992年2月以来的最低点。另据中国海关的数据,当月中国石油净进口量为612万桶/天,中国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大石油净进口国。

  尽管这只是一个单月数据,且带有一定偶然性。但业内专家认为,这也隐含着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的趋势。同时,这个消息也再次引发人们对中国能源安全的关注。专家在比较中美两国石油进口的结构后称,美国向本土及周边收缩的趋势日趋明显,而中东在中国能源战略中的地位更加突出。

  未来五六年可能真正超越美国

  抛开去年年底的单月数据,根据EIA的数据,如果按照2012年全年计算,美国石油(含原油和成品油)净进口量为741.2万桶/天(约合3.71亿吨),而根据中国经济技术研究院的数据,2012年中国石油净进口量为2.84亿吨,这意味着2012年美国仍是世界第一大石油净进口国,中国和美国的差距为8700万吨。

  如果按照中国石油净进口量每年递增1500万吨计算,并考虑到美国未来石油净进口量进一步下降,那么中国将很可能在未来5至6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净进口国。

  这是按照含成品油在内的石油口径计算,如果仅按照原油口径计算,2012年美国原油净进口量为4.22亿吨,而2012年中国原油进口量约为2.69亿吨,因此2012年中美两国原油净进口量的差距为1.53亿吨,中国要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原油进口国的时间还得拖后。

  香港高盛分析师认为,中国的原油产能没有增长,原油单月进口超越美国是不足为怪的。原油进口需求已经达到60%,所以超越美国的趋势早晚都会出现,也是大家都能预测到的。

  对外高依存度挑战中国能源安全

  有分析师注意到,美国本土原油产量和净进口量一增一减,必将促使美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进一步下降,而中国随着石油消费量不断增加、国内产量达到平台期难以突破,未来石油进口量和对外依存度将会双双提高。这是探讨世界能源格局和中国能源安全时必须清醒意识到的一个现实。

  根据第一财经研究院的预测,2015年中国石油消费量将达到5.85亿吨,2020年将达到7.38亿吨,如果按照国内产量2亿吨并稳产到2020年计算,那么2015年和2020年中国石油仅进口量将达到3.85亿吨和5.38亿吨,石油对外依存度将达到66%和73%。未来中国石油供应安全的形势将日趋严峻。

  3月6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张平就“经济社会发展与宏观调控”的相关问题回答记者提问时说道,我们的能源消费,特别是石油消费对外依存度不断提高,去年我们自己生产的原油是2.04亿吨,进口是2.8亿吨,我们石油的对外依存度已经是58%左右。

  “当然,对我国石油来说,当务之急需要解决的一个核心安全问题还是能源依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产业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滕飞强调,这就需要我们密切关注各项指标体系,然后国家战略继续在新能源发展上进行引导,继续对国内页岩气进行研究和开发。

  从中国石油进口的分布和结构来看,2012年中国十大原油进口国分别为沙特、安哥拉、俄罗斯、伊朗、阿曼、伊拉克、委内瑞拉、哈萨克斯坦、科威特和阿联酋。其中沙特以5392万吨稳居第一,中东诸国合计1.3亿吨,几乎占中国石油进口总量的“半壁江山”。

  伊朗因制裁问题,2012年对中国石油出口量减少近600万吨,排名滑至第四。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曾对记者说,中国必须多想一些替代方案。当来自伊朗的石油停止供应时,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中国必须及时地有可靠的备用油源。

  中国石油供应形势应比美国严峻

  美国的原油进口分布较为集中,绝大多数分布在大西洋两岸,距离较近,而且加拿大一直是美国最大的、最稳定的石油供应国。从分布结构来看,美国的海外供应形势要远远优于中国。美国石油供应向本土和周边收缩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受页岩油气发展的影响,其本土生产前景也非常看好。

  比较中美两国的石油进口来源可以发现,中国的石油供应形势应比美国严峻。分析师称,首先中国进口高度依赖中东,与其他同样高度依赖中东石油的进口大国存在较大竞争性,且中东石油出口受地缘政治影响较大;第二,除中东外,其他主要进口来源分散,运输距离过远,安哥拉和委内瑞拉地处地球另一端,运输距离上万公里,大大增加了中国石油进口成本;第三,中国进口的原油品质不高,除安哥拉属低硫油外,其他基本属于含硫或高硫油(包括中东的油在内)。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产业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滕飞认为,在石油格局大变革、发展新能源以及已有的亚太格局和我国现有的能源结构和产业格局两股力量较劲的时候,我国不仅要面临传统产业安全长期存在的问题,还要应对保证石油格局的健康发展,石油的价格体系不要上下浮动得太剧烈,争取油价的话语权。这些挑战都非常严峻。

  “计算石油进口的口径有很多,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趋势是中国未来进口必然要超美。”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告诉记者,这个数据关键不是绝对量,关键是我们要关注数据背后的问题,即超过了美国后我们该怎么办。

  林伯强说,目前来看美国进口依存度不断减小,而中国反而依存度在增加。中国除了进口量多以外,还存在进口地过于集中,能源格局不安全的问题。石油进口地过于集中,会间接影响中国的外交话语权。中东地区的政治不稳定,国际上属动荡地区,掺进石油依存,那么有些外交问题就不利于客观中性的解决。

  那么如何解决进口量多和集中这两大问题?林伯强认为,一是少用石油能源,从节能减排做起,或者找替代能源,比如发展电动汽车。而关于进口集中在中东地区的问题,今后能否实行多元化策略。东南亚进口的空间已经不大,俄罗斯原来是8%左右,现在是占进口15%左右。以前中南美洲占1%左右,现在中美洲也还可以增加。

  据了解,随着上月俄罗斯石油公司董事长谢钦访华,就中俄石油管道供油增加600万吨达成协议,预计未来俄罗斯对华石油出口还将上升,但暂时还不会超过安哥拉。(记者 谢梦)

| 发布时间:2013.03.12    来源:南方日报    查看次数: